保鲜柜急冻狼肉

目前圈名狼肉,,妖都求扩qwqqq
主混aph,凹凸,d5,全职,ll圈,目前主产aph雪兔(但也会产其他),但会推荐一堆(什么cp都有)粮,洁癖慎入
关于凹凸d5的党费正在努力中
奉行不开车不分攻受的主旨

(打tag的不小心发到子博上了请见谅)
很草率的万圣贺+帕帕生贺
时间设定为现代,cp帕佩帕
佩利是吸血鬼,但因为是现代所以是吃血袋为生的
至于帕帕是什么,
至于这是糖还是刀,
ooc,ooc,ooc
食用愉快↓
——————————————————————

夜幕渐渐降临,小镇被点点南瓜灯的光芒笼罩着,孩子们的笑声和尖叫不禁让佩利也带上兴奋。

万圣节可是难得可以穿正装出门的一天。佩利舔了舔自己的尖牙,在衣柜深处翻出了那一件黑红色披风,随便打理了一下便推开了房屋的大门。

虽然脸上已经是一副自以为和善的表情,不知是披风上淡淡血腥味或是其他的缘故,大多数孩子只是从他身边匆匆略过。佩利沮丧地将一颗糖塞到嘴里,过了一会儿却不得不偷偷将其扔给一只狗。即使最甜的糖对于吸血鬼来说也味如嚼蜡。

正低头走着忽然一个白色的身影进入到视线内。那孩子唇角带着笑,对他说道:“trick or treat?”佩利听闻兴奋地抓起一把糖放到孩子的袋子里,放完还问:“你还要吗?”

那孩子并没有料到佩利会有如此反应,将袋子往前伸接受了佩利的又一把糖果后一脸新奇,“别人都恨不得将烦人的孩子打发走,你却对给予如此兴奋,真是个奇怪的人。”佩利想了想,“我可能喜欢小孩子呗。”小孩子的血确实美味,虽然他已经很久没喝也不打算喝新鲜的了。这时男孩转身欲走,佩利叫住他:“我看你一个人挺危险也挺无聊的,不如一起走吧。我叫佩利。”那孩子歪了一下头,低首浅笑道:“好啊,就当认识了一个有趣的大人。帕洛斯。”

得到应允的佩利赶紧跟了上去,与帕洛斯聊了几句星星月亮南瓜灯之后问他:“话说,你怎么一个人啊?”帕洛斯将糖咬碎,耸了耸肩,“我出生在10月31日,人们一直都将我视为不详与恶魂,毕竟万圣节是灵魂来找躯体的日子嘛。”佩利叫嚷道:“这不公平!明明他们在万圣节玩得这么开心,却将你视为不详!我可怜的孩子!”过了一会儿又说:“所以,今天是你的生日?”见对方点了点头,佩利指指帕洛斯的袋子,“那,今天的糖就姑且算作生日礼物吧,希望不要介意。”帕洛斯哈哈大笑,“怎么会呢,这可能是我第一次收到生日礼物吧。”

“话说,你怎么也一个人?”帕洛斯含着糖问道。佩利摇摇头,“不知道,你觉得呢?难不成是披风上的血腥味?”帕洛斯凑过去闻了闻,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你这只吸血鬼还蛮像的。”我是真的吸血鬼不是装的这句话在佩利嘴里被生生咽了回去。“那你呢?你好像什么都没有扮演?”佩利看了看帕洛斯的白色连体衣,被帕洛斯反驳了“你开心就把我当成幽灵吧”之类的话。

“不对,幽灵才不是这样的。”佩利哼了一声,“包括那些吸血鬼啊狼人啊什么的其实都不是很像。”

“那你的就是真的了?”帕洛斯有点哭笑不得。看到佩利一副愣愣的样子不禁伸手抚摸了一下他的头发,干燥得有点扎手。

佩利没有很抵触,思考了一秒他怎么能够得着他的头顶后便与帕洛斯投入到新的谈话中。

他们在一起待到很晚,仿佛在阳光来临时他们就要永远分离。他们告别的时候佩利将剩下的糖都塞给了帕洛斯,理由当然是自己不吃糖放在他那里浪费了什么的。帕洛斯掂了掂自己的袋子,轻嘲道:“这么多糖,吃到长蛀牙也吃不完吧。”佩利敷衍般挥了挥手,临走前又想起什么似的说:“万圣节快乐。生日快乐。帕洛斯。”

帕洛斯看了看天,远方已经开始泛白。“过了十二点很久了,你是蠢狗吗。”

佩利挠挠头,嘿嘿笑着,“才想起来嘛,无所谓啦。”

他们转过身背对彼此,佩利将披风往自己拢了拢。他必须要在第一丝阳光照过来之前回到他的房子里。

不知道帕洛斯知道我是真的吸血鬼后会有怎样的反应呢。佩利回到家后这么想着,将披风脱下,躺到床上准备好好睡一觉。

可是,没有人听说过这个小镇有什么白发的小孩。

评论
热度 ( 3 )

© 保鲜柜急冻狼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