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竹今天仍然是一条有拖延症也没有催更的咸鱼

目前圈名竹枝,有重名大大望尽快告知(我),求扩qaqqq
主混aph和凹凸圈,目前主产aph雪兔芋组(但也会产其他),但会推荐一堆(什么cp都有)凹凸的粮,洁癖慎入
关于凹凸的党费正在努力中
奉行不开车不分攻受的主旨

雪中血

伊万缓慢地走在雪地里,以至于他身后的脚印旁足以拖出一条鲜红的痕迹。

大片白色中直直蔓延出一条红色,伊万却并不觉得刺眼,反而感到一丝温暖。

因为这足以使他想起基尔伯特。


他与基尔伯特相识地很早,喜欢却是后来的事。

他们不同国籍,甚至是对立的双方,伊万也搞不清楚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只记得有一天他问对方以后想做什么时,他回答:“当然是去战场上了。”

“然后呢?”

“然后?埋在你的国家。”

基尔伯特咧开嘴角,张扬的银发在风中飘动着。

笨蛋。


他们一直是恋人,伊万坚信。

但是之后呢?

之后?他回去了。为了陪他的家人,为了上战场。

那你呢?...

2017-08-15

但愿一年以后

费了好大劲才拐回去点题的文……文笔渣慎入
雪兔组,也就是露普露,芋兄弟亲情向
无普灭但是照旧玻璃渣(虽然中间有点甜)
苏俄同体不同魂,均为伊万。
人物是本家的,ooc是我的
可以接受的话↓
——————————————————————————————

今天的伊万有点奇怪。
基尔伯特躺在床上,听着身后匀称的呼吸声,手放在难得安分地搭在自己腰间的伊万的手上。
“嗯……怎么了,小基尔?”伊万动了动,收紧了双手。
“……没什么。”得到回答的伊万笑笑,将头埋在身前人的脖颈处。“睡觉吧。”


“小基尔!”正在吃早餐的伊万突然兴奋地叫了他的名字,吓得基尔伯特手一抖差点把早餐掉在地上。
“怎么了?”心里想着伊万怕不是又想到...

2017-08-04

稍稍开了脑洞写了些词
因为是用三重爱恋(宣传七宗罪那一段only)的调子唱的所以不知道算不算重填词
侵权请尽快告知我会在第一时间删了的
对玻璃渣,玻璃渣,玻璃渣
不过因为想原作致敬所以写了两个版本的
按理来说应该是BEHE各一个的
但是……
所以你们可以评论一下哪个更虐一点呀(`・ω・´)
(废话真多)
能接受的话↓

约会在倒塌的高墙两边
回望圣女的光芒陷入火焰
竹林下谁的圆月成碎片
一缕鲜红将背后伤疤撕裂
雨后钟声敲打谁的心间
蓝色花朵诉说着时间转变
南北孤狼抛弃旧梦重见
革命的鲜血目送红旗毁灭

约会在曾经的高墙一边
圣女举着剑架马前去救援
七夕过后那圆月又出现
鲜血带着伤疤消失在指尖
崭新钟声开启新的纪元
蓝色花朵...

2017-08-01

子露&子普(普兔)

严重迟到的露普日+儿童节的贺文

渣文笔慎

“唔……”伊万在雪地上无聊地画着圈,这是个难得没有被追赶的日子,却也是个没有朋友陪伴的孤单日子。

“伊万?一个人吗?”冬妮娅在他旁边蹲下,看着伊万的头在围巾里闷闷地点了两下。

“基尔今天有事,陪不了我了……”明明昨天才约好了……算了,自己根本就没有那么重要吧。

“好啦,开心一点。无聊就捏雪人吧,听说只要心中怀着足够的信念,捏出一个雪人,心里想的那个人便会出现呢。”冬妮娅揉揉伊万的头,“再不笑我就捏一个娜塔了哦。”

“哇……不用了……谢谢姐姐。”伊万抬起头,笑了一笑,便又低头捣鼓起雪来,只不过这次是默默捏了几个雪...

2017-06-03

本大爷叫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是帅的像小鸟一样的普/鲁/士。

本大爷有个非常令人骄傲的弟弟,他特别可爱,特别乖巧,虽然他长大后没有那么可爱,那么乖巧,但本大爷还是很爱他。

但是他做了一件事——也可以说是很多事——引发了世界上“正义”与“邪恶”的战争,当然,最终“正义”战胜了“邪恶”,可是本大爷不允许他们伤害我的弟弟。

然而本大爷现在找不到我的弟弟了。

啊,找到了,但是,我的弟弟,正被枪口指着?!

几乎是下意识的,我冲到他面前,抱住了他。

枪响之时,我没有看到他的表情,也没有感受到疼痛。所能见的,只是一具熟悉又陌生的身躯。

这是,本大爷的背影吗?

我看向胸口,看见了我...

2017-03-19

自虐症

内容贼开放,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因为对各种专有名词并不了解所以对了就看错了就当那专有名词只有字面意思谢谢[鞠躬]错的太离谱就只能抱歉了

精神病(戏称)下的产物,全程童年拙劣童话的翻译腔,原本想写黑童话的

按朋友的建议说句占tag抱歉

自虐症

路德维希有自虐症。

不知是谁传开的,只知道镇上的人们总在议论这件事。

原本路德维希也不是个引人注目的人,普通的金发,普通的蓝瞳,普通地梳着大背头。他只是比别人多了时常破碎的唇和手上——或许其他地方也有——的疤痕。

同时,他也是个固执的工作狂。他似乎不在意任何事,不在意他的胃病,不在意别人对他的谈论,也不在意他的行为是否不妥——如...

2017-03-19

safe und sound(今天是普鲁士消逝后的第70个2.25呢……)

芋兄弟向,本人也不知道是普独还是独普

所有英文自动换成德语

普爷不拿打击乐不改编的歌都是正常的

歌改文,请配合taylor swift的safe and sound来听(or双声道

————————————————————————————

safe und sound

愿世上的众生都能安然无恙

“west。”基尔伯特推门进了办公室,看到路德维希正在看着地图,左手扶着他紧皱着的眉头。

“哥哥,你来了。”路德维希没有抬头,放下地图叹了口气。“东线的作战已经成劣势了,如果再这么耗下去……”

“那头西伯利亚大鼻子熊吗?”基尔伯特忽略路德维希那欲言又止的唇,“要不要本大爷去会会他?”...

2017-02-25

菊诞+元宵贺文(极东)

祝小菊生日快乐&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p1为个人惯例渣·国旗眼,p2为私自冒出的脑洞之极东孩子的眼睛

我跟你们港这只眼睛很神奇,当它没有高光时你会觉得它像小菊的眼睛,有高光时你会觉得它是少主的眼睛(泥垢)好吧其实就是少主眼睛温和了一点加了黑色


当然还有贺文↓

东京的一个餐厅里,世界上的众国家化身们正在疲劳的会议过后向本田菊庆祝生日。

“非常感谢大家能来庆祝在下的生日,在下感到荣幸至极,万分感谢,还请各位能原谅在下的考虑不周到以及……”

“菊!大家都是朋友就不要说那么多敬语啦!过生日就要开开心心的,那么多拘束多不习惯啊。”费里西安诺扑到还在唠叨的本田菊身上,轻...

2017-02-11

卖火柴的小男孩

 不要在意设定,回忆杀慎,最早完结的脑洞,就当是改编童话吧

    本来想提前发的结果硬是拖到了普诞,还有几篇完结了的看什么时候能码完到电脑上吧。

    一个寒冷的圣诞夜,一个男孩孤独地走在大街上,他光着的脚早已被冻得通红。原先他是有鞋的——虽然太大很不合适——但一只在躲避马车的时候跑掉了,另一只被两个说可以用鞋换来幸福的男生骗走了。

    已经很晚了,可他并不想回去。且不说他把鞋子弄丢了,今天的火柴他一根都没卖出去。银发随着雪花在风中摆动,如血的红瞳里尽...

2017-01-18

© 某竹今天仍然是一条有拖延症也没有催更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