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鲜柜急冻狼肉

目前圈名狼肉,,妖都求扩qwqqq
主混aph,凹凸,d5,全职,ll圈,目前主产aph雪兔(但也会产其他),但会推荐一堆(什么cp都有)粮,洁癖慎入
关于凹凸d5的党费正在努力中
奉行不开车不分攻受的主旨

小透明求约稿呀!

哟各位好这里是保鲜柜急冻狼肉啊~作为一名清贫的写手想接一下约稿的单子!

    价格在7-19¥/k左右,会先收一部分定金,大约2¥/k。

字数过万的接不了,其它我会尽力达到要求的(๑•̀ㅂ•́)و✧

    这个月只能这个星期和24号之后接稿,所以急稿我也不接了。开学之后也只能在周末挑时间接稿了sorryԾ ̮ Ծ

    文风预览在最后,bg,bl,gl都行。bl会写的多一点,可原创也可同人(了解的圈子也蛮多的。主混在简介,不熟悉地话会看情况。)

   文风:平平淡淡才是真,风风火火不会浪,字里行间一股清真,直男互动尬撩王。

   开车不理人。不接吻戏只谈人生。

    如果有兴趣的话可在lof戳我,也可以去wechat/QQ:1438496190,但我弧可能会有点点长_(:з」∠)_

谢谢浏览啦!不约也请小蓝手呀!只要你小蓝手你就是我爸爸!谢谢各位老板矮老虎尤!

文风预览:
1.那是崖边。
绿草遮掩着枯草,也掩盖了被踩踏过的痕迹——多是向前延伸,却再无返回的行迹。
她坐在崖边,晃着腿。深谷中吹来的风刮过她的衣襟,带起全身的凉意,阴冷刮不进她的眼眸。
她抬首空洞地望向远方,想象着对面并非凄凉的另一座悬崖,即使听到脚步声也不躲闪,任由身后人将自己的后领提起来往后走了几步。
“怎么又在这里?你对自己很自信吗?”耳边传来一阵带有愠怒的声音,她循声转头微笑,“听说崖对面有一棵枫树,这时节叶该落了。”
“那又怎样,你看不到。”盯着黑暗中泄露出的一丝微弱的光,她一屁股坐下,拍拍身边的位置,“你怎么会知道我看不看得见。”
光被挡住,看来他坐在了她面前。她撇撇嘴,收回放在旁边的手,撑着下巴问:“你见过枫树吗?”
“没见过。”他说。可惜看不见他的神情。“听说,那枫树原本是棵梧桐树,有对鸳鸯为了两人忠贞的爱情双双殒命于树下,血染红了梧桐叶,被世人传唱,作为纪念将那树名为‘枫’。”
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还能再编一些更俗套的剧情吗?”
“真的!”他声音有些急了,“我……我听人说的……但是梧桐叶和枫叶真的很像啊!而且枫树又叫槭树,戚,通凄,凄惨的爱情,不是吗?”
“你怎么不说是风通疯代表他们在世俗眼中的疯癫?”她打趣道,“还有,你不是说没见过枫树吗?”
“没见过枫树,总见过枫叶吧……听说,在枫叶落下之前就接住枫叶的人会得到幸运。而能亲眼目睹枫叶成千成百落下的人可以在心底许下一个心愿,在将来的某一天就会悄悄实现。”
“哼。”她起身,盯着那重新露入视线的光,听着眼前人碎碎念下的风声,深了个懒腰往回走。
“哎等等我……”

2.他的面前仿佛是仿佛是万丈深渊。
暴风雪就这么削在他脸上,但他早已失去知觉,佩服自己还能用龟裂发白的手握紧那沉重的枪。
他背靠着战壕,现在后脑勺也靠上了,仰望着天空,眨着红肿的双眼。长时间的负荷加上恶劣的天气,他感觉自己快要瞎掉了。
回去一定要滴上几滴眼药水,然后整整一周不睁眼。
他为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感到可笑。抬起僵硬的腿踢了踢脚边一个趴下的人,看着他骂骂咧咧地起来,又踢了一下。
“动作小点。别那样瞪着我,眼睛不舒服。而且难道你想睡死在雪地里吗?”
那人收回了目光,保持着趴下前的姿势,低声嘟囔道:“怎么还不走,这下连上帝都要抛弃我们了。”
他愣了,看了他一眼,笑了。他啐了一口痰到雪地上扯得喉咙一阵生疼。但他已经不想在乎了。
是啊,又一次的,上帝又没有站在他的那一边。
徒留灰白色的他在阴暗的雪地里瑟瑟发抖。
(不介意的话戳主页可看更多www)

评论
热度 ( 7 )

© 保鲜柜急冻狼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