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鲜柜急冻狼肉

目前圈名狼肉,,妖都求扩qwqqq
主混aph,凹凸,d5,全职,ll圈,目前主产aph雪兔(但也会产其他),但会推荐一堆(什么cp都有)粮,洁癖慎入
关于凹凸d5的党费正在努力中
奉行不开车不分攻受的主旨

瑞金的校园pa,短小的小甜饼,ooc预警

一个很普通的放学时间,格瑞和金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说,格瑞。”金拉住格瑞的手,指了指不远方的车站,“今天要不……坐车回家吧?”
格瑞与金是邻居,平时会一起坐地铁上学放学。虽然公交车行走的路程会少些,但为了省时间便不作考虑。
“怎么突然想坐车?”格瑞虽然疑惑,却也没有拒绝,回握住金的手一起走向车站。
“嘿嘿……今天有点累了嘛。而且闷在地铁里久了都看不到沿路的风景,不知道上学路上有什么景色,好无聊啊。”
格瑞望着金,对方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不禁哑然失笑:“你不是本地人吗?”
“可……我是路痴啊……”
“那看再多也没用,还不如找个人牵着。”
“有谁愿意啊……”金扭过头去,看着远方三三两两回家的同学。正说着,车来了。格瑞没有接话,直接走上了车。“唉格瑞等等我!”
不知是运气好还是不好,车上只剩下两个单人座,一前一后。金开心地蹦哒到后面的那个座位上坐下,拍了拍前面座位的椅背。
“……”格瑞走到座位处坐下,往后靠却因为后背碰到了金的手而往前弹开,“笨蛋。”
“唉?!为什么又这么说我啊!”金缩回了手,看着前面再次往后靠去的背影。
“车开了。”别摔了。格瑞回头,见金稳稳地抓着扶手,便吞回后半句话,转头望着窗外掠过的房屋,听着身后人叽叽喳喳说话的声音,时不时应两声表示自己有在听。
金的兴奋不过只持续了一会儿,在经过几个站后车上也逐渐拥挤了起来。金趴在椅背上侧头看向窗外,似乎是说累了,比刚才安静了许多。
天空相较于刚才颜色深了些,金掏出耳机和MP3,戳戳格瑞的肩膀:“那个,我先听一会儿歌,格瑞到站了记得叫我啊。”然后便戴上耳机开始放歌,继续望着窗外。
金在望着窗外的道路,格瑞在看着玻璃窗反射的他和金。再将头扭过一点角度,看见余晖映照着金的侧脸,让他带着淡淡的光辉。
这人怎么能长得这么好看。格瑞将头转回来,准备闭目养神。
忽然感到肩膀上一沉,金的身体往前倾,额头就这么抵在自己的左肩。“看累了?”格瑞慢慢,慢慢地调整了一下姿势,不要让自己那么僵硬。
“嗯。”闷闷的一声回答,“我就歇一会儿。”
格瑞盯着金的发旋看了一会儿,接着闭目养神,一路无言,只是在发现金睡着后身体更僵硬了一点。

眼看着还有两个站就要下了,格瑞轻轻推了推金,用不太大却温柔的声音说:“金,金起来了,要到站了。”
金没有动。格瑞又拍了拍他的头,对方总算有了点反应。
“嗯……还有两个站呢……”金抬起头,看着格瑞的双眼,又抵回格瑞的肩,感受到对方轻微的耸肩后将额头抵在对方后脑勺。
“……金。”格瑞的声音更低了,“又过了一个站。”
“哦。”金终于抬起头,揉了揉眼睛,摘掉耳机收好MP3,又看向窗外。
道路边的灯已经亮了起来。车缓缓停下,金起身奔向车门。格瑞回头查看了一下两人的座位确认没有落东西后也跟着下了车。
车站离两人的家很近,没走多久就到了。金挥手和格瑞道别,像往常一样说一些琐碎的话语便转身离开,走了几步突然回头问:“以后放学没什么事的时候……不如也一起坐车?今天挺好的,对吧?”
格瑞扬起嘴角,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肩头,“嗯。你喜欢就好。”
“那到时候再说啦记得一起哟。”金又挥了挥手,转身跑回了家。目送着那道背影离开后格瑞也转身回了自己的家。
哪一次不是一起的啊,格瑞失笑。虽然有时会一副很嫌弃的样子但最后不都是跟着了嘛还要做出那样一副委屈的表情。真的是……
“笨蛋。”

评论 ( 1 )
热度 ( 12 )

© 保鲜柜急冻狼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