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竹今天仍然是一条有拖延症也没有催更的咸鱼

目前圈名竹枝,有重名大大望尽快告知(我),求扩qaqqq
主混aph和凹凸圈,目前主产aph雪兔芋组(但也会产其他),但会推荐一堆(什么cp都有)凹凸的粮,洁癖慎入
关于凹凸的党费正在努力中
奉行不开车不分攻受的主旨

子露&子普(普兔)

严重迟到的露普日+儿童节的贺文

渣文笔慎

“唔……”伊万在雪地上无聊地画着圈,这是个难得没有被追赶的日子,却也是个没有朋友陪伴的孤单日子。

“伊万?一个人吗?”冬妮娅在他旁边蹲下,看着伊万的头在围巾里闷闷地点了两下。

“基尔今天有事,陪不了我了……”明明昨天才约好了……算了,自己根本就没有那么重要吧。

“好啦,开心一点。无聊就捏雪人吧,听说只要心中怀着足够的信念,捏出一个雪人,心里想的那个人便会出现呢。”冬妮娅揉揉伊万的头,“再不笑我就捏一个娜塔了哦。”

“哇……不用了……谢谢姐姐。”伊万抬起头,笑了一笑,便又低头捣鼓起雪来,只不过这次是默默捏了几个雪球但又将其打散在雪地中。

等冬妮娅离开了一会儿后,伊万仿佛是下定了决心般揉了两个小雪球,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放在一起,做成一个小雪人,犹豫了一会儿放下了黑色的石子转而拿起了红色的花瓣

安在雪人上当作眼睛。见捏好后周围一丝动静都没有,伊万又赌气般地在雪人上加了两个兔耳朵。

正在伊万要放弃希望时,眼前的雪地突然炸开一团雪,出现了一只穿着条顿骑士团服的基尔伯特,只不过头上多了一对兔耳,而且身体缩小成了之前遇到的田鼠大小(伊万:早知

道就捏大一点了)

“kesesesese!看看如此想念本大爷的是谁……啊!是你啊蠢熊!”基尔伯特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剑,仰起头望着伊万,头上的兔耳也随之晃动。

明明是很嚣张的动作配合这对兔耳却莫名的可爱,以至于让伊万顾不得对眼前发生的事感到惊讶就忍不住摸了摸眼前的这个小人。

基尔伯特仿佛是被突然降临的“大”手吓到了,往后退了一步但又逃不出伊万的抚摸后忿忿地说:“都怪你蠢熊,干嘛要捏这对兔耳出来啊,一点都不帅气。”

伊万笑了笑,双手撑住下巴看着基尔伯特,“没关系哟,我很喜欢就好了嘛。”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似的慌张地说:“对了基尔,这个你和真实的那个你记忆会相通吗?”

“嗯……这个嘛……应该不会吧。蠢熊你想这个干嘛,既然把我叫来了,就和我聊聊天吧。”基尔伯特爬到了伊万的膝盖上,向伊万绽放出一个笑容。

好温暖……伊万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膝盖上的这个小基尔,虽然是从雪人里变出来的,但是却能让他感受到一阵阵的暖流从心里涌出。

不知道和这只小兔子聊了多久,伊万忽然听到后方传来了脚步声。与冬妮娅的轻柔不同,是个男孩子在奔跑。

“kesesese!蠢熊有没有想我啊!”激动又惊吓的伊万猛地站起身,不小心踢倒了脚边的雪人。小基尔在伊万站起来的一瞬间往下一跳,消失在雪地里。

“抱歉有点事情耽误了,但本大爷今天还是来看你了嘛!”与伊万差不多高的基尔伯特就站在面前,同样绽放着耀眼的笑容。

“嗯!小基尔最可爱了!万尼亚很开心!”伊万道谢着,眼睛却瞥向刚才的那片雪地,地上只飘落着两片红色的花瓣,“不过下次能不能不要这么吓人呀。”

“哈?本大爷那叫帅气!好了本大爷要告诉你今天……”

“话说小基尔拿着什么呀?”

“什!什么都没有!”

“不就是一个雪人嘛有什么好看的!唉别别别别碰散了!”

“基尔你居然找得到紫色的花瓣呢……好开心,呼呼!”






“都怪你……我不应该把雪人碰散的……对不起……”

评论
热度 ( 1 )

© 某竹今天仍然是一条有拖延症也没有催更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