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竹今天仍然是一条有拖延症也没有催更的咸鱼

目前圈名竹枝,有重名大大望尽快告知(我),求扩qaqqq
主混aph和凹凸圈,目前主产aph雪兔芋组(但也会产其他),但会推荐一堆(什么cp都有)凹凸的粮,洁癖慎入
关于凹凸的党费正在努力中
奉行不开车不分攻受的主旨

卖火柴的小男孩

 不要在意设定,回忆杀慎,最早完结的脑洞,就当是改编童话吧

    本来想提前发的结果硬是拖到了普诞,还有几篇完结了的看什么时候能码完到电脑上吧。

    一个寒冷的圣诞夜,一个男孩孤独地走在大街上,他光着的脚早已被冻得通红。原先他是有鞋的——虽然太大很不合适——但一只在躲避马车的时候跑掉了,另一只被两个说可以用鞋换来幸福的男生骗走了。

    已经很晚了,可他并不想回去。且不说他把鞋子弄丢了,今天的火柴他一根都没卖出去。银发随着雪花在风中摆动,如血的红瞳里尽是寒冷。况且,他走到一户人家的窗边,望着里面那触手可及却又远在天边的热闹气氛,自己家里的人从来没有在今天过圣诞节的习惯。男孩靠着墙坐下,冻僵的身体早已让他对冰冷的墙壁没有了知觉。“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虽这么嘟囔着,却不禁打了个寒颤。这堵墙真结实啊,哪像自家那堵,破破旧旧的,随时会被冷风刮倒吧。

    正在往手上哈气时,身边突然掉下来一只小黄鸟。“是因为太冷了吗?”男孩双手捧起小鸟却无法温暖他的身体。“这……”他将目光移到自己怀里的火柴,将小鸟放在膝上,“放心吧,本大爷会让你温暖起来的。”

    男孩用颤抖的手划亮一根火柴,四周瞬间温暖了许多。看着火光,男孩惊讶地发现,火光中,金发的,棕发的,银发的,黑发的,有男生,也有女生,在互相打闹,捉弄,也在互相帮助。男孩不禁睁大了眼睛,伸出手想要去触碰这份记忆,却在要触碰到温暖时,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指间能感受到的只有寒冷,眼前能看到的只有漆黑的夜空。

    失望地将手收回,扔掉早已熄灭的火柴。“啾”男孩看向膝上的小鸟,它正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他。“本大爷还以为你死了呢。”没事就好,心里却这么想着,男孩将手伸入怀中,拿出第二根火柴,他很想重温刚才那阵温暖。“哧”火柴被擦亮了,男孩赶紧将手伸向火光,却发现火光中出现了许许多多的人,他仿佛置身于一座宫殿,身后是黑鹰旗,身边是那对慈祥又熟悉的蓝眼睛。一切都让男孩回到了他心灵的家。习惯性地勾起嘴角,“啾”火光,又灭了。周围又陷入一片黑暗。小鸟飞上男孩的头顶看着他渐渐低下去的头。

    男孩拿出第三根火柴,脸上带着些许期待。“哧”借着墙壁擦亮,两个身影无比清晰。银发的人即使跪下也比金发的人高,就着这个姿势给金发人戴上了皇冠。看着弟弟越长越高,男孩的嘴角扯出一个狂妄的笑容。忽然,他的笑容僵住了。火光中的弟弟伤痕累累,转身便要作别。他伸出苍白的手,条件反射般向前抓去。没有,什么都没有,只有那熟悉的恐慌。他与弟弟分离后,便被带到了这边的家,高墙,无法逾越。“本大爷的west绝对过得比本大爷好,他才不必像本大爷一样不争气地想本大爷呢。”男孩自顾自地撇撇嘴,打了一个喷嚏。

    天空突然划过一颗流星,男孩赶紧双手合十,挂在胸前的铁十字轻微摆动。随即他抬起头,“亲父好像说过,每有一颗星星坠落,就会有一个生命消逝耶。”亲父是这世上对他好也是他最珍惜的其中一人。摇摇头,什么嘛,亲父消失那天,星星都好好地挂着呢。感觉到寒意渐渐袭来的男孩擦亮了第四根火柴。一愣,然后匆忙起身,不顾怀中火柴的掉落,单膝跪地。火光颤了一颤,男孩不想在重温离别的痛苦,抓起一大把火柴一起擦亮。火光又变强了,火光中的人影也越发清晰,一头银色长发,脸上带着些许皱纹的人在向男孩微笑。“亲父!亲父不要走!!”男孩疯狂地大喊,这张面孔他不会记错。男孩不停地擦着火柴,他要他留下,他要他带他走。“亲父!家散了!带我走吧!让我和你一起走吧!”伴随着远方人们的欢呼声,男孩擦亮了所有的火柴,他向火光中的人伸出手,火光中的人向他伸出手,脸上依然是那慈祥的笑容。男孩觉得他的身体越来越轻,越来越轻,最后与他的亲父一起消失在夜空中。那只小鸟也一直窝在男孩的头顶,一起消失了。

    第二天早上,人们看到雪地里睡着一个银发的男孩。他的身体早已失去了温度,脸上却挂着可以融化冰雪的笑容。他的头顶还停着一只小黄鸟,依偎着与他一起睡着了。人们都说他是冻死的,因为他身边撒满了燃烧过的火柴。有人用被单轻轻盖住了他的尸体,但是没有人知道他在圣诞夜看到的景象,没有人知道他和他最爱的亲父和他的小黄鸟幸福地在一起。

评论
热度 ( 1 )

© 某竹今天仍然是一条有拖延症也没有催更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