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竹今天仍然是一条有拖延症也没有催更的咸鱼

目前圈名竹枝,有重名大大望尽快告知(我),求扩qaqqq
主混aph和凹凸圈,目前主产aph雪兔芋组(但也会产其他),但会推荐一堆(什么cp都有)凹凸的粮,洁癖慎入
关于凹凸的党费正在努力中
奉行不开车不分攻受的主旨

菊诞+元宵贺文(极东)

祝小菊生日快乐&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p1为个人惯例渣·国旗眼,p2为私自冒出的脑洞之极东孩子的眼睛

我跟你们港这只眼睛很神奇,当它没有高光时你会觉得它像小菊的眼睛,有高光时你会觉得它是少主的眼睛(泥垢)好吧其实就是少主眼睛温和了一点加了黑色


当然还有贺文↓

东京的一个餐厅里,世界上的众国家化身们正在疲劳的会议过后向本田菊庆祝生日。

“非常感谢大家能来庆祝在下的生日,在下感到荣幸至极,万分感谢,还请各位能原谅在下的考虑不周到以及……”

“菊!大家都是朋友就不要说那么多敬语啦!过生日就要开开心心的,那么多拘束多不习惯啊。”费里西安诺扑到还在唠叨的本田菊身上,轻轻晃了晃他的身体。

“是,在下会注意的……”虽然这么说,但本田菊依然向每个向他祝贺的人说着无尽的敬语,其他人倒也不在意,自顾自的喝酒。

或许是所有人都在疯狂的拼酒,也或许是时间过得太快,本田菊看着前一秒还在活蹦乱跳的化身们下一秒就全部醉倒在桌子上,椅子上,地板上,也不着急着替他们处理后事,因为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少了什么呢?明明所有人都醉倒了……等等?

脑海中的那个人可是世界上最年长的,酒量自然也是仙人级别的。现在自己还没醉,他肯定也不可能醉倒。

环视了一周,果然没有找到那个熟悉的扎辫子的身影。

“呼呼,菊你是在找小耀吗?”伊万坐在本田菊旁边,虽也喝了不少但也是在场神智清醒的少数人之一。

本田菊听到那过于亲密的称呼皱了皱眉头,“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伊万绽开了他标准的笑容,用一种慢悠悠的语气说:“一提到小耀连敬语都不用了吗?他回去了哟。”

“不对啊……宾馆明明没有人……”

“他回家了。”伊万将头埋到放在桌上的手臂里,听着旁边椅子与地板摩擦的声音和脚步声,低喃着:“呐,去追吧,像万尼亚一样错过了就不好了呢……”

本田菊到达王宅时已是下午,他看着那熟悉的门口,犹豫了一会敲了敲门。

门开了,“た……”刚开口,他就把话咽了回去。

开门的是王嘉龙,他见来人是本田菊也没多说什么,转身让他进屋,“大佬在厨房做汤圆。”

汤圆……吗,今天的确也是元宵节呢。

微微颔首,熟练地走进厨房,看着那忙碌的身影张了张口,终是说了一句:“王先生,好久不见。”

王耀停下手中的活瞟了一眼本田菊,“不是早上才见过吗,本田先生你不介意的话就帮我做汤圆吧阿鲁。”

本田菊笑了笑,洗完手擦干后拿起面皮小心翼翼地包起汤圆来。

虽然不是第一次包,但是情况并不理想。

“哎呀!菊你这个汤圆快漏出来了阿鲁!”“哎呀这个料太少了阿鲁!”“哎呀……”

“先生。”王濠镜从门口探出头来,“为什么不让我来呢。”

“哎呀濠镜小孩子不用做这些快回去歇着吧做好了叫你阿鲁。”王耀转身将一个汤圆放进锅里,打了个手势让本田菊先把其它包好的汤圆放在边上,开火准备煮第一批汤圆。

本田菊看着把头缩回去之前还做了个鬼脸的王濠镜,轻轻笑了一下,“小孩子……吗?”

“难道不是吗阿鲁?”王耀盯着锅里的汤圆,“这么大个人了到时候在饭桌上吃汤圆时绝对会狼吞虎咽,你……”停了一停,“你信吗?”

“当然信了。”捏起一个汤圆仔细端详,余光看到王耀将汤圆在四个碗里分装好,本田菊在王耀的示意下放入第二批汤圆。

不久后,汤圆都煮好了,“元宵节快乐阿鲁!”闻到汤圆的香味,大家都一口一个汤圆就这么吃了下去。王耀在餐桌上一脸慈祥地看着弟弟们吃汤圆,时不时唠叨着“慢慢吃,小心烫”“别噎着,还有呢”等等,惹得王嘉龙不时发出控诉。

本田菊默默吃着汤圆,笑着听着看着,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呢。

吃完汤圆又聊了些家常,本田菊看天色已经不早了,便起身作别。

“那……我送送你吧阿鲁。”让王嘉龙和王濠镜先去洗澡睡觉,王耀将本田菊送到了门口。

这个过程中本田菊一直想说什么,但一路上始终寂静无声。

“那个……其实还有一件事阿鲁。”本田菊停住了脚步。

“生日快乐阿鲁。那么,一路顺风阿鲁。”他转过身,王耀的脸在月光下显得惨白,脸上却挂着温暖的笑容。

“等等!”王耀转过身,“nini……那个……”身子顿了一顿,“在下今晚……能留在这里吗?”

“左边第二间阿鲁。”

王耀没有转过身,本田菊看不到他的表情,“什么?”

“呐,小菊,家里的路,你应该还记着吧。所以,

左边走廊进去第二个房间,一直都为你留着阿鲁。”

评论

© 某竹今天仍然是一条有拖延症也没有催更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