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竹今天仍然是一条有拖延症也没有催更的咸鱼

目前圈名竹枝,有重名大大望尽快告知(我),求扩qaqqq
主混aph和凹凸圈,目前主产aph雪兔芋组(但也会产其他),但会推荐一堆(什么cp都有)凹凸的粮,洁癖慎入
关于凹凸的党费正在努力中
奉行不开车不分攻受的主旨

safe und sound(今天是普鲁士消逝后的第70个2.25呢……)

芋兄弟向,本人也不知道是普独还是独普

所有英文自动换成德语

普爷不拿打击乐不改编的歌都是正常的

歌改文,请配合taylor swift的safe and sound来听(or双声道

————————————————————————————

safe und sound

愿世上的众生都能安然无恙


“west。”基尔伯特推门进了办公室,看到路德维希正在看着地图,左手扶着他紧皱着的眉头。

“哥哥,你来了。”路德维希没有抬头,放下地图叹了口气。“东线的作战已经成劣势了,如果再这么耗下去……”

“那头西伯利亚大鼻子熊吗?”基尔伯特忽略路德维希那欲言又止的唇,“要不要本大爷去会会他?”

“不,哥哥,元首已经去军队了,你不必……”

“放心吧west,作为国家的本大爷肯定是要与士兵一起上战场的。我们一定能赢的,不是么。”基尔伯特站起身,理了理身上的军装,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

路德维希也站起身,依然紧皱着眉头。他走到基尔伯特面前,站了一会儿,敬了个礼。

基尔伯特大笑着,向前走了一步,抱住路德维希。路德维希放下手,回抱着他。

“呐,west,”扯了扯嘴角,“本大爷,给你唱首歌吧。”

“哥哥……哥哥!”基尔伯特转过身,低头看着自己的弟弟。

“哥哥……你要出去吗?”小时候的路德维希还没有长大后的刚气,故作严肃的眼睛里满是担忧。

基尔伯特蹲下身,揉乱小路德的头发,“本大爷只是出去教训一下那些混蛋。会回来的。”

老套的安慰在此时却突然失了效,路德维希低下头,却只能更容易让地板多了滴水痕。

基尔伯特顿时慌了手脚,恍惚间听到一声很细微的声音:“不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无奈地笑笑,“家里不是还有其他哥哥么……没事啦west……要不,本大爷给你唱首歌吧,本大爷唱完才走,你听完就回去,好吗?”

抬手擦掉路德维希的眼泪,基尔伯特清了清嗓子,低沉沙哑的声音向四下飘散

        I remember tears streaming down your face

        when I said, I’ll never let you go

        When all those shadows almost killed your light

        I remember you said, don’t leave me here alone

        But all that’s dead and gone and passed tonight...

路德维希静静地听着,胸前的铁十字轻微晃动。

       Just close your eyes

       the sun is going down

       You’ll be all right

       no one can hurt you now

       Come morning light

       You and I’ll be safe and sound......

路德维希低下头,轻轻吻住了还在歌唱的唇。只是非常浅的吻,片刻后便放开了彼此。

没有过多的道别,也没有过多的倾诉。

       基尔伯特走着,消失在转角。

       路德维希站着,不安在路旁。

门开了,吸引了房内三人的目光。路德维希没有抬头,他知道来人是谁。

“妥协了?”亚瑟嘲讽地喝着红茶。

“放了本大爷的弟弟。”“啧。”

“失败者的废话真是多啊。”伊万伸手摘下了铁十字,基尔伯特的身体颤了颤,没有说话。“看来你就应该待在审判室里,一刻也不要出来。”

“也是呢。不过,我们让这对可怜的两兄弟来一次最后的告别,怎么样?”伊万说着,推了推基尔伯特,然后走到一个房间门前,打开了门。

“……哥哥。我很抱歉。”路德维希的目光从门口转向对面的人,却感受到一只手放在头上——好吧,还有半个手铐。

基尔伯特扬了扬嘴角,收回手,丝毫不在意房内是否会有监听器,缓缓开口:“west……我虽然没有王耀活得久……”

路德维希沉默地听着,虽然他知道时间不多了。

“但是生离死别我可见过不少。”基尔伯特用眼神描绘着路德维希的金发,蓝瞳……“你无需向我道歉,我可是骑士啊。想我这一生,忠诚过多少个人……违反了骑士精神的我还没来得及忏悔呢。”

他伸出手,抬高了手腕,揉乱了路德维希的头发。

明明是如此熟悉的动作,此刻却让路德维希慌了神。

基尔伯特还在说着:“west,还记得我走之前唱的那首歌吧。”

“不……哥哥,不……”

那微笑着的骑士前倾身体,一只手遮住他君主眼中的碧蓝大海,一只手竖起食指,放在他的唇上。

“west,让本大爷为你唱完这首歌吧。”

       Don’t you dare look out your window darling

       everything’s on fire

       The war outside our door keeps raging on

       hold on to this lullaby

       even when the music’s gone gone

路德维希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甚至放弃了,他内心深处一直在叫嚣着的:阻止基尔伯特。

       Just close your eyes

       the sun is going down

他闭上了眼睛,感受到了从窗边映入的夕阳。

       You’ll be all right

       no one can hurt you now

有哥哥坚实的后背,有那么一刻,或许真的不用担心了呢。

       Come morning light

       You and I’ll be safe and sound

基尔伯特轻轻地。轻轻地,走到不知什么时候打开的门前。

       风声带着响声,从窗户飘了进来

       悲伤的,冷漠地,尖锐地,破碎的

       基尔伯特笑着,平静于枪响。

       路德维希哭着,重生于死亡。

最后,骑士会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自己的家园,骑士们永远不会背弃自己的家园,即使代价是死亡。  ——摘自百度百科

————————————————————————————————

前半段是上课时瞎写的,后半段是听着歌写的,你们感受一下这差别

本人是个细节控,你们能找全所有细节算我输

虽然重点不在骑士但是看到的度娘的解释感觉蛮感人而且对话里本来就有出现就加上了。

文笔渣见谅【鞠躬】

评论
热度 ( 1 )

© 某竹今天仍然是一条有拖延症也没有催更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